<i id="zvlxr"></i>
    <form id="zvlxr"><nobr id="zvlxr"><progress id="zvlxr"></progress></nobr></form>

    <address id="zvlxr"><listing id="zvlxr"><meter id="zvlxr"></meter></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zvlxr"><listing id="zvlxr"><menuitem id="zvlxr"></menuitem></listing></address>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科普 > 海洋法律

      海洋發展視角下的《民法典》 ?  

      2020-10-14 10:57:29 來源: 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 董躍 郭啟萌
      摘要:《民法典》作為市場經濟的基本法,將深刻影響處于變動中的社會格局。其中,海洋事業作為我國發展戰略布局中的重要領域,在這一歷史性的規則重構過程中受何影響值得審視。

        海洋發展視角下的《民法典》

        《民法典》作為市場經濟的基本法,將深刻影響處于變動中的社會格局。其中,海洋事業作為我國發展戰略布局中的重要領域,在這一歷史性的規則重構過程中受何影響值得審視。海洋發展的核心是海洋經濟。歷史上由于粗放的發展方式,人們在開發利用海洋的同時也遺留下許多問題,通過立法科學治理海洋經歷了漫長的過程。如今,人們逐漸認識到海域資源管理的生態化要求,相關法律體系建設不僅要促進海洋經濟的發展,還要注重海洋生態環境的保護。《民法典》總則編第9條規定,“民事主體從事民事活動,應當有利于節約資源、保護生態環境”,也被稱為《民法典》中的“綠色原則”。“綠色原則”的提出,給民事主體從事海洋經濟活動提出了新的要求。

        首先,從事傳統產業的私人主體,需要嚴控生產中的各項程序,做好項目的事前評估和突發事件應急預案,將海洋污染損害降至最低。其次,隨著海洋從業門檻的提升,新興高技術海洋產業將獲得更多發展機會,通過規則制約倒逼經濟結構調整,一定程度上減少不理性投資者的進入。為達成這一目標,還需要侵權責任法配套損害賠償機制的細化和完善。最后,新的海洋產業將應運而生。企業生產過程中為滿足各項生態環境指標,一方面需要自身控制,另一方面還需要專業人員的指導,由專門從事海洋生態治理的服務公司統一解決問題,既實現產業分類細化,也有利于提高經濟效率。

        《民法典》對海洋發展的影響,不僅體現在保護環境的觀念上,還體現在對國家所有權和各項民事權利的基本規定中。此次《民法典》對海洋發展領域的重要調整,主要體現在兩個方面,一是對國家享有的各項海洋資源所有權予以強調和重申,二是對私人依法享有的各項使用權予以承認和保護。《民法典》第247條規定“礦藏、水流、海域屬于國家所有”,第328條規定“依法取得的海域使用權受法律保護”,重申了國家對海域、水流、礦藏的所有權(大陸架中蘊含的各種石油、天然氣資源也包含在礦藏的概念中),以及依法取得的海域使用權受法律保護。《民法典》第329條規定,“依法取得的探礦權、采礦權、取水權和使用水域、灘涂從事養殖、捕撈的權利受法律保護”。另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海域使用管理法》,單位和個人可以通過申請的方式依法取得海域使用權,有償使用海域。這幾項規定從公權力和私權利兩方面凸顯了海洋資源的重要意義。從現在到本世紀中葉,將是我國海洋經濟高速發展時期。如何充分發揮私人主體的經濟實力和創造力,在政府統一管理下盤活海洋經濟,是《民法典》需要繼續解決的重要問題。其中蘊含的公私協調、陸海統籌,或許會為物權制度體系的變革提供新的思路。

        此外,允許私人主體獲得“采礦權”“探礦權”“養殖、捕撈”等權利,在海洋發展國際化視角下也具有重要意義。隨著國際海底區域制度的成熟,私法人與國際海底管理局聯合開發海底礦產具有了一定經驗。這意味著探礦權和采礦權的范圍不僅遠涉大陸架,還將沖破國境踏入公海的領域。同樣,海水養殖和捕撈也不限于本國海域。由于沿海工程建設和過度捕撈導致近海漁業資源枯竭,開發遠洋資源勢在必行。一方面,我國遠洋捕撈船隊大規模增長,大型漁船持有量占世界總量的七成;另一方面,海外養殖基地建設經驗日益成熟,向著集養殖、捕撈、加工、銷售于一體的綜合型海洋產業基地發展。從這個意義上講,上述海洋產業不僅受到相關國際條約的管轄,部分事務也適用《民法典》這一國內法,受到其保護,其中的關系值得深入研究。

        除了對舊有秩序的改革創新,《民法典》的若干條款還帶來了對新問題的思考。例如,第248條規定,“無居民海島屬于國家所有,國務院代表國家行使無居民海島所有權”。事實上,我國有關無居民海島的政策早在2003年已成型,但隨著國家編制的無居民海島名錄的出臺,以及各省市有關無居民海島使用規章制度的出臺,無居民海島的使用價值才真正得到彰顯。無居民海島經濟價值的實現,離不開私人主體的有效經營。以馬爾代夫為例,投資公司通過租賃獲得島嶼使用權,實行“一島一店”的管理模式,島嶼度假旅游因此聞名世界。目前,我國大部分無居民海島處于修繕和保護狀態,其余承擔農林牧漁經營和沿海工業設施建設。按照《海島保護法》的規定,無居民海島的開發需嚴格遵循生態保護原則,除旅游養殖和科研勘探外,無居民海島的哪些功能可以向私人主體開放,需要在平衡環境保護和經濟發展的情況下做出選擇。對于具有經濟價值的海島,其使用權的抵押擔保如何實施,進而促進海島價值的市場化流轉,尚無明確規定。無居民海島使用權作為用益物權的一種,包含了海域使用權、探礦權、采礦權、養殖權、捕撈權等,集各類自然資源使用權于一身,經濟潛力巨大。此次民法典首次提及無居民海島,有意把其放在物權體系中統一規劃,其重要性不言而喻,一項新的海洋產業也許將從這里誕生。

        上述討論的種種情形,都是《民法典》對私人權利的直接規范。《民法典》物權編中還使用了不小的篇幅解讀“征收”,看似介入行政法管轄范疇,實際上對應保護了權利人的物權,這種保護同樣涉及海洋領域的物權。征收針對的主要是集體所有的土地以及單位、個人的房屋和不動產,其中,集體所有的灘涂是最具代表性的海洋資源。灘涂是海水高潮位與低潮位之間的潮浸地帶,有著豐富的生態和經濟價值。《民法典》第243條并未專門規定灘涂的征收補償,而是以“征收集體所有的土地,應該……”概而論之。過去十幾年間,頻繁的填海造地征收了大量沿海灘涂。由于缺乏統一的指導規范,其補償標準間或遵從土地,間或依照海域。兩者費用相差懸殊,遠低于正常土地的灘涂征收價格,嚴重侵害了沿海居民的物權利益,至今尚存遺留問題。《民法典》的頒行,為整肅相關領域的秩序提供了新的契機。

        綜上,《民法典》從環境生態保護、資源權屬以及權利保護三個方面,為我國海洋發展的民事規則確立了基本原則和制度框架。同時,一方面,為我國利用海洋產業發展維護國家海洋權益的重大戰略舉措,如養殖工船 “屯漁戍邊”等提供了法律依據和保護;另一方面,還為我國公法領域的涉海立法,如“海洋基本法”等提供了參考和援引的重要法源。

        (作者單位:中國海洋大學法學院、海洋發展研究院)


      熱門推薦
      返回頂部
      无码AV波多野结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