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zvlxr"></i>
    <form id="zvlxr"><nobr id="zvlxr"><progress id="zvlxr"></progress></nobr></form>

    <address id="zvlxr"><listing id="zvlxr"><meter id="zvlxr"></meter></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zvlxr"><listing id="zvlxr"><menuitem id="zvlxr"></menuitem></listing></address>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文化 > 考古探秘

      沉入海底126年定遠艦鐵甲重見天日 保存完好

      2020-09-23 09:14:16 來源: 金羊網 作者: 孫磊 黃宙輝
      摘要:鐵甲出水背后,有廣東水下考古人的努力

        原標題:沉入海底126年定遠艦鐵甲重見天日 整體保存完好

      微信圖片_20200923091110.jpg

      北洋海軍旗艦定遠艦的一塊鐵甲在劉公島附近海域出水 新華社發

        鐵甲出水背后,有廣東水下考古人的努力

        9月17日,在山東威海灣劉公島昔日北洋海軍基地東側海面,定遠艦遺址水下考古隊在廣州打撈局的協助下,成功將定遠艦上一塊重達18.7噸的鐵甲起吊出水。這是目前國內出水唯一一塊北洋海軍鐵甲艦裝備的護防裝甲。鐵甲出水,進一步印證了定遠艦的“身份”。

        記者深入采訪一線工作人員發現,無論是水下攝影、測繪登記還是設備維修,廣東水下考古人為此次定遠艦水下考古調查項目貢獻了豐富的廣東經驗。

        定遠艦鐵甲整體保存完好

        “此次發現的鐵甲為一整塊,高2.832米、寬2.60米、厚0.305米,重約18.7噸,是定遠鐵甲艦身份的關鍵證據。” 定遠艦水下考古調查項目領隊周春水說。他表示,定遠艦鐵甲為康邦鐵甲,即鋼面熟鐵甲的復合裝甲。

        “在長達126年的時間里,鐵甲的狀態基本沒有改變,表面幾乎沒有銹蝕或附著物,整體保存得比較完好。”周春水告訴記者,此次水下考古收獲頗豐,除了鐵甲片,還發現了很多小口徑的武器,“有上千枚子彈,以及一些各種尺寸的炮彈頭以及銅構件。”

        威海衛是中日甲午戰爭的終戰之地。為探明威海灣內北洋沉艦的保存情況,自2017年開始,由國家文物局水下文化遺產保護中心牽頭的聯合考古隊開啟威海灣水下考古調查工作,并于2018年夏在劉公島東村外發現一處沉艦遺址。2019年夏,調查確認這是北洋海軍旗艦定遠艦沉址。今年,包括定遠艦鐵甲在內的文物上千件已經陸續出水,考古隊基本摸清艦體殘骸的整體情況。

        截至目前,共發現沉艦主炮臺遺跡,并出水各種文物上千件,以小口徑彈藥為主,還有撬棍、銅蓋、彈殼、銅錢等銅質文物,木滑輪、甲板、麻將等木質竹質文物,青花瓷碗、玻璃等艦上人員生活物品。

      微信圖片_20200923091206.jpg

      黎飛艷工作照 王尚博 攝

        廣東水下考古隊隊員貢獻豐富經驗

        廣州打撈局是此次水下、水面工程的主要配合單位,而定遠艦遺址第二期調查工作有廣東水下考古隊三位隊員黎飛艷、林唐歐、王志杰參與。周春水向記者介紹了他們每個人的分工:“黎飛艷主要負責攝影,包括水下攝影與出水文物的攝影;林唐歐則主要負責出水文物的登記與繪圖;王志杰是多面手,既負責水下清淤工作,也參與設備的維修。”

        今年56歲的黎飛艷從事水下考古攝影已經有15年,忙,是黎飛艷工作的常態,往往一個項目下來拍攝的照片近萬張,多的時候有幾萬張,白天拍完,晚上還要處理圖片。定遠艦鐵甲出水后,拍攝工作從水下轉到地面,現在黎飛艷主要忙著拍出水文物。

        水下考古攝影不同于田野考古拍攝,因為下水所帶的氣瓶氣量有限,下水后需要在極短的時間內熟悉環境、確定文物位置、設置參數、調整燈光,如果是水下二十米左右的位置,黎飛艷需要在三十分鐘內完成以上一系列操作,同時拍出有價值的照片。

        “這次定遠艦的位置離岸邊比較近,水下能見度比較差,我們帶的大相機基本上都不能派上用場,只能使用攜帶方便的小相機加廣角鏡頭,能見度特別差的時候我們基本靠摸,所以這次水下拍的東西不是很多,除了鐵甲,還拍了一些子彈殼炮彈等殘片。”

        1987年“南海Ⅰ號”發現后,國內開始培養水下考古潛水員。2005年,為了繼續跟進該項目,廣東省自己培養了十位水下考古潛水員,緊接著2007年又啟動“南澳Ⅰ號”項目,這批潛水員每年都有兩三個月的潛水機會,“尤其是南澳水下環境也比較惡劣,我們就是這樣一步一步鍛煉出來了。”黎飛艷說,“我們的實力也得到全國同行的認可。”

        廣東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副所長崔勇表示,廣東考古隊在“南海Ⅰ號”及“南澳Ⅰ號”的水下考古工作中,積累了豐富的經驗,人才結構也比較合理。

        鐵甲背后是一段悲壯歷史

        18.7噸重的鐵甲背后有著一段悲壯的歷史:1894年9月17號的黃海海戰中,定遠艦是作為旗艦與日軍艦隊周旋,面對日艦的圍攻,定遠艦完全靠防護裝甲方才生存下來。2月4日夜,定遠艦被突入港內的日軍“第九號”魚雷艇偷襲受傷;9日,定遠艦被日軍由占領的炮臺炮火擊中受重創,被迫擱淺在劉公島海域充當“炮臺”,由于進水嚴重,水師提督丁汝昌下令放棄定遠艦。為防止定遠艦落入敵手,劉步蟾下令將其炸毀。當夜,劉步蟾追隨自己的愛艦自殺殉國,時年43歲。

        “定遠艦從頭到尾都是一艘英雄的戰艦。”在周春水看來,定遠艦鐵甲出水,成為甲午戰爭實物證據,是教育警醒國人的最好教材。“定遠艦憑借其超強的鐵甲防護能力戰斗到了最后。這片鐵甲是歷史的見證,也是英雄的見證。”

        為何說這片鐵甲是發現定遠艦的關鍵證據?周春水告訴記者,鐵甲的長寬尺寸與定遠艦相吻合,“鐵甲從上到下的厚度都是33厘米,定遠艦又叫鐵甲艦,所以鐵甲就是它最重要的一個身份標志。”

        這片鐵甲的發現也頗為不易,定遠艦沉艦所在位置水深6米左右,戰艦保存情況極差,埋于泥下1-3米左右,只發現零星散落的戰艦殘骸,未見連續的艦體。

        “水下能見度很差,不足20公分,這給水下勘探帶來非常大的難度。”周春水表示,隊員每天要進行兩班水下作業,分為上午和下午,每次作業時間不能太長,超過四十分鐘就會有另一個隊員來接替。

        甲午沉艦系列調查是近年水下考古的重要項目,隨著“致遠艦”“經遠艦”“定遠艦”相繼被發現,為人們深入研究這段歷史提供了更豐富、更可靠的實物資料,同時也見證著中國水下考古技術不斷走向成熟。

        此次定遠艦鐵甲的發現,不僅提供百年前甲午戰爭實物證據,是普及愛國主義教育和海洋意識不可多得的教材,也對北洋海軍、近代海軍艦船發展史等研究具有重要意義。接下來,這批出水文物將進行脫鹽等保護處理,以便早日與觀眾見面。

        知多D

        定遠艦,系由清朝委托德國坦特伯雷度(原屬德國,二戰后劃歸波蘭)的伏爾鏗(Vulcan)造船廠建造的7000噸級的一等鐵甲艦,為清朝北洋艦隊的主力艦。1881年開工建造,同年12月28日下水,花費約140萬兩白銀;1885年定遠艦駛抵大沽口,同年10月服役,并成為清朝北洋水師的旗艦。


      熱門推薦
      返回頂部
      无码AV波多野结衣